向史上最佳學習

有這麼少數幾位女子選手,她們的某項技術或者在比賽中的某個方面是如此優秀,以至於她們被公認為是該項技能的史上最佳。這些最偉大的女子選手所取得的成績更是毋庸置疑,我將要例舉的幾位選手總共獲得過超過九十個大滿貫單打冠軍。通過分析這些最優秀選手的動作,或許我們能學習到一些對提高比賽的頂尖技巧。

 

瑪蒂娜·納芙拉蒂洛娃

訓練不能教你如何打比賽

 

 

 

“女金剛”納芙拉蒂洛娃比任何男女選手贏得的冠軍都要多,其中包括十九個大滿貫單打冠軍。那麼對於提高比賽的能力,她有什麼與其他一流高手不同的想法呢?“她們就知道擊球,甚至在訓練時不打記分球,而這很糟糕,”她解釋道,“為了更快地適應比賽中出現的不同局面,比如領先了怎麼打,落後了怎麼打,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平時訓練中就盡可能地模擬這樣的情形。訓練時,我是一直都記分的。假如你不想按照正規比賽那樣用局、盤的方式記分,你可以打11分或者21分。不管怎樣,你都要設立一個目標,以保證你的注意力一直處於高水準的狀態。”

 

有些選手取得的成績與他們的能力很不相符,而他們可能存在的一個問題就是,認為僅靠技術訓練就能教會自己打球。然而事實是,儘管他們做了很多技術訓練,而且訓練得也很刻苦,但是到了比賽,成績仍不盡如人意。要知道,技術訓練僅僅是技術訓練,它並不能真正告訴選手如何打好比賽,而且並沒有什麼神奇的或者你在用而其他人都沒有用的訓練方法。

 

只有在教練的指導下,選手真正明白了需要把什麼東西應用到比賽的最關鍵方面,並且完全懂得了如何把這些東西運用到比賽中去的時候,才會產生實質性的進步。

 

在平時的技術訓練中,球還沒喂給你之前,你就知道了來球的方向,或者你回擊了一個別人喂給你的球,但接下來卻沒有人連貫地把球再次回擊到你的底線位置,你僅僅擊球就可以了,而用不著考慮其他,長此以往地如此訓練,你將會逐漸養成許多壞習慣。正如納芙拉蒂洛娃所說的,這會很糟糕。

 

切記,反復訓練會培養出永久的習慣,所以在平時訓練中養出壞習慣是很難改掉的,而這會限制你的潛質發揮。

 

很多人都疑惑,為什麼選手不如他們在訓練時的擊球那麼完美呢?因為平時訓練缺少對抗性,選手沒有養成在激烈對抗中完美擊球的習慣。另外,從技術方面考慮,發生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選手沒有學習到擊球和比賽中的其他關鍵要點。

 

你平時訓練更多地真實反映比賽狀態,你提高得也會更快。引起錯誤的原因也應該可以被消除。同時,這也解釋了這些錯誤是如何影響到你在比賽中的成功與失敗的。

 

辛吉斯在2006年複出之前,曾這樣說道:“我是一個選手,對於我來說,每天做相同的事情,那會殺了我。最重要的是保持活躍,預測、猜想、觀察以及擁有比賽的感覺,這對我是如此重要。”

 

我曾觀看過納芙拉蒂洛娃在一個表演賽中的訓練,很明顯就能看出,她正如自己所提倡的那樣來訓練,而在那兩個多星期以後,她就在澳網奪得了混雙冠軍,儘管她已五十多歲高齡。納芙拉蒂洛娃的訓練方法,包括完全不採用喂球,這些和我在執教一位俄羅斯選手時採用的方法不謀而合。這位選手很快就取得了她在女子巡迴賽中的最好成績,並擊敗了一位高排位選手而獲得了額外積分(該規則目前已取消)。當然這點成績與納芙拉蒂洛娃相比是不值一提的。

 

“你訓練得很刻苦,而且很多事情都很努力,但真正的比賽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你長時間不打比賽手就會生銹,而且第一場比賽還會相當艱難。我僅僅是努力保持良好狀態,讓雙腳熱起來。”莎拉波娃的話代表了回到激烈競爭狀態的幾代選手的想法。

 

克裡斯·艾芙特

把腳作為擊反手球的嚮導

 

艾芙特贏得了十八個大滿貫冠軍,五十六次參加大滿貫並且創紀錄地五十二次進入到四強,或者更好,外加百分之九十的有史以來最高職業生涯總贏球率。

 

為了讓擊球達到最高水準,艾芙特指出,你必須“完全充分地做完動作,還要把你的目標擴展到更高的精確度和控制性上。”

 

先來看正手:“對於很多選手來說,正手是力量型擊球,但是由於身體的站位不佳,常常會導致正手擊球不夠協調。在打正手球時,肩膀的轉動是最重要的,即使你採用的是開放式站位。我喜歡把沒有握拍的那支手伸展在前方以迫使自己在擊球前就進行肩部的轉體動作。沒有肩部轉體的關鍵動作,擊球會過快,一點力量也沒有。”

 

再來聽聽艾芙特是如何分解她的最經典擊球的:“提前準備對於反手擊球是非常重要的,不管你是單反還是雙反。我發現,多注意一下你的腳也會很有幫助,不光是它們的移動,而是把它們作為擊球的嚮導。你想早點移動站到擊球的位置,並早點拉拍站定做出擊球的準備動作,但是假如你試著在右腳上方來擊球(假如你右手持拍),你將發現這會迫使你在一個理想的點擊球,並把你身體的重量都壓在這一拍上。所以,多注意一下腳,早點站定位置,並且使擊球更加有力而完整流暢。”

 

斯蒂芬·格拉芙

讓對手把球擊到你最擅長的位置

 

格拉芙贏得了二十二個大滿貫的單打冠軍,還是網球史上唯一一位實現了“金滿貫”的選手,即在同一個賽季包攬四大滿貫和奧運會金牌。

 

“努力把擊球動作做充分,並使球的運行軌跡更為低平,這樣,場地因素對你比賽的影響就會很小。”格拉芙認為關鍵的是擊出低平球的能力。一旦你擁有了這種能力,那麼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毫無保留地在比賽中運用它,就像這位德國的“正手小姐”所做的那樣。

 

格拉芙會分析對手,並搞清楚主要對手的回球習慣,這可以讓她得到更多的正手位擊球。比如當格拉芙與四次大滿貫冠軍桑切斯相遇時,她這樣說道:“當我把球打到她的正手位時,她一般會斜線回球,把球送到我的正手位,這樣我就有更多機會來打我最擅長的擊球了。”有意思的是,格拉芙曾在五次大滿貫決賽中擊敗過桑切斯。

 

塞琳娜·威廉姆斯

有時候得冒個險

 

 

 

塞琳娜贏了八個大滿貫女單冠軍,讓她取得這些成功的關鍵因素正是進攻性、相持時的自信以及場上智慧。對於進攻,塞琳娜建議道:“當然,最重要的事是不主動失誤,但假如你看到有一個機會值得大膽冒險,並且你相當確定自己能拿下它,那麼就冒個險吧。保持侵略性,假如你失分了,至少你還可以說你已經盡力了。當你的場上形勢越來越有利,那麼就用盡全力,完全揮拍,跑上前去,早點擊球,就像把它鞭打過網一樣——使你的對手害怕。”

 

還是青少年選手,一場職業比賽都沒打過時,塞琳娜就表現出了她的自信性格,那時她就這樣預測過自己將來在溫布頓的表現:“我肯定能看到自己舉起那個銀盤的,我無法看到那不會發生。”

 

自我設想是建立起自信的許多方法之一。簡單地說,就是在真正做之前,就不斷在你腦中設想自己希望的結果。當你相信自己能夠取得某個目標時,你成功的可能性會更大。

 

瑪格麗特·考特

教練多了並不好

 

考特贏得過二十四個大滿貫冠軍,比任何其他選手都要多。考特在很多方面都是先鋒,其中就包括第一個把交叉訓練運用到自己的訓練規劃當中,這讓她在任何場地上都成了最優秀且具有進攻性的選手,這點領先了她的對手一大步。她認為,在一對一的情形下僅與一名教練合作,而不是要面對許多不同的教練,這樣可以最大可能地挖掘出你的潛能。做對你最有利的事情,單打是一種個人化的比賽,而不是團體運動。同樣地,假如你是一個雙打選手,那是團體運動,所以你和隊友應該被視為一個團隊那樣一起接受指導。世界上最優秀的網球選手(包括雙打團隊)都有一個教練單獨地指導他們。

 

女子網球史上最佳技術

 

正手:斯蒂夫·格拉芙

高球:桑切斯

耐力:斯蒂夫·格拉芙

發球:瑪蒂娜·納芙拉蒂洛娃

反手:克理斯·艾芙特

自信心:塞琳娜·威廉姆斯

接發球:莫妮卡·塞萊斯

腳下步法:克理斯·艾芙特

截擊:瑪蒂娜·納芙拉蒂洛娃

防守:桑切斯

抗壓能力:比利·簡·金

創作者介紹

leesha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