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9 聖嚴法師華航演講全文

「有希望!」「有希望!」步出會場的華航主管,一個個默契十足,他們互換微笑的眼神,說著同樣的話語:「有希望!有希望!」說時音聲朗朗希望是從信心產生的。」聖嚴師父說。而此時此刻,華航主管顯現的信心,來自聖嚴師父的一番「老僧常談」。 十月九日上午,師父來到敦化北路上的中華航空教育訓練中心,把「信心」與「希望」,送給現場一百三十多位的華航一、二級主管。根據華航人員表示,這次的專題演講,乃是華航有史以來各單位一、二級主管幾近全員到齊的一次。往常各主管由於公務,由於會議,由於既定行程,顯少能夠全員到會,這次的高出席率,實屬難得。


更難得的是,華航與法鼓山的因緣。2001年3月3日,師父首度為華航領導階層舉行演講,題為「四安」;這次,師父再次赴會華航,把演講定位成「一個老和尚經常講的話」,曰「老僧常談」。師父娓娓談起的「老僧常談」,涵括了現代人的安全保障、不只是餬口的謀生之道、團體與個人之間典範的建立、信心與希望掌握在自己手上,最後則談到:只要奉獻,就不怕失業。

在全球航空業者面臨空前危機的風雨飄搖時刻裡,華航魏幸雄董事長代表華航全體員工感謝師父再次蒞臨演講,「師父總在華航最需要的時刻,為我們勉勵,給我們信心。感謝師父!」

生活在希望中 ◎ 法鼓山創辦人 聖嚴法師 2008/10/9 講於中華航空教育訓練中心

魏董事長、李前董事長、高鐵林副總經理、諸位華航的高階主管,誠如剛才魏董事長所介紹的,我與諸位並不陌生,過去曾有幾次見面的機會,但是今天我要講的話仍是「老僧常談」,希望能對諸位有些參考價值。

一, 安全的保障──每個人都給自己一個規範的條文

在今天這個經濟蕭條,整個社會價值觀混淆的時局之下,大家都在追求什麼?許多的人都在追求安全的保障,有生活的保障,也有生命的保障。可是,現在的社會能提供我們這些保障嗎?大概不能。

我這幾年害了病,常常必須上醫院,我問我的醫療群醫師:「用現在的治療方式,可以把我的病治好嗎?」醫師告訴我;「我是替你治病,但是病能否治好,我不敢保證。」在一個多月前,我也問了我的主治醫生,我說:「我的病能治得好呢?」他說:「師父!你這個病假使是在二十年前發生,恐怕早已一命嗚呼!所幸是現在這個時代,有新的醫療技術,所以你已多活了三年!」這意思是什麼?醫生醫病,卻不保證把病醫好,而把問題交給我自己。而我會因此覺得失望嗎?我不失望,因為我一向抱持一個想法:「生病的時候,把病交給醫生,把命交給佛菩薩。」我的命還能不能活?還能不能救?這是我的命;除非有這個命,否則縱使有再多的醫生、有再好的醫療設備,也不一定有用。這是我在醫院得到的回應。其實,這些醫生都很有慈悲心,也很有愛心,他們願意對病人吐露真言,非常難得,其他的醫生不一定肯講。


在今天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也常常有人問我:「法師!我們這個世界還有救嗎?」我說:「這個世界有沒有救、有沒有未來,不要問別人,要問自己:問自己對這個世界有沒有信心?」同樣的,我們的安全有沒有保障,也由我們自己決定。如何才能有安全的保障?首先必須保護自己,要有所為有所不為,不該做不能做的事絕對不做!能夠如此,就能獲得基本的安全保障。反之,如果不該做、不能做的事而你去做了,卻還要求獲得保障,這就不可能了。

當然,不該拿的錢,也不能拿。剛才魏董事長要送我一個大紅包,我說我不能收。我說華航是服務業,而我是出家法師,同樣也做的服務業,我做的服務業是只造善業,不造惡業。因此,華航要送我紅包,我能收嗎?我不能收。收了以後,雖然我們的信徒不至於去告我的狀,但是會有人說;「這個聖嚴法師到華航演講一趟,收了一個大紅包耶!」如此一來,我很可能落得聲名狼籍,讓人以為我到處演講,到處收紅包了。

我從不收紅包的,我到哪個地方演講,或者參加座談會,一定不收紅包;假如主辦單位一定要給我,我會捐出來。我不能收紅包,因為我是做的服務業,尤其以一個出家人來講,出家人不能有錢,不能收錢,不能賺錢,這是我自己的「天條」,絕對不能犯。

我要請問諸位,在你們的人生之中,是否也為自己立下「天條」?所謂「天條」,就是我這一生之中奉行的準則,是我絕不能犯的錯,如果犯了「天條」,那麼我的人格、道德和行為就有問題了。假如諸位現在還沒有屬於自己的「天條」,還來得及!現在就給自己一個規範。這個規範,不是法律條文,而是自己的生活準則,是我們對自己、對家庭、對健康的一種承諾,永遠不會改變,永遠不打折扣。

比如說,過去我曾在高雄美濃鎮的朝元寺閉關,在那個地方多是女眾,沒有男眾。因此,我在閉關之前就為自己立下三條「鐵律」:一,不碰女眾;二,不碰廟裡的信徒;三,不碰廟裡金錢的事。這三條鐵律,實際上是我的保護傘,如果犯了其中一條,也就無法安住。我把這三條鐵律貼在我的房門上,一直到我離開時才撕下。這是我自己給的規範,有了這些規範的保護,我在那邊住了六年都很平安,平平安安地進去,平平安安地出來。

現在我要呼籲諸位華航的主管菩薩們,你們每個人都給自己一個規範的條文,這個條文與政府的法律無關,卻也有關係;與你的工作無關,卻也相關。只要我們把自己約束好,就是對自己的保護,對自己的工作、生活、家庭,也是保障,自己的價值觀也就建立起來了。

二, 謀生之道──盡全力為團體奉獻

其次,我想跟諸位談談:「人是為了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上?」有的人說是為了餬口,為了找一口飯吃,叫做謀生,這很正常。但是,謀生要取之有道,取之有方。大家同樣在找一口飯吃,有的人為了這一口飯,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辛勞,而我們自己付出多少?



我是這樣的想法,我每到一個團體或者任何地方,首先想到的是:「我能對這個環境做些什麼?我能奉獻什麼?」如果不能對這個團體、對這個生活環境的人有所幫助,那麼我不應該留下。如果我留下,就是佔人便宜,佔別人的光,乃是一個多餘的人;如果我只是來謀生,找一口飯吃,那麼這口飯不應該我吃,應該讓給其他的人。

諸位是否聽過「廣度眾生」、「慈航普渡」這兩句話?做為一個出家人,如果我在這個團體不能夠有益於人、有利於人,至少我要做到讓人在這裡吃飯吃得比較快樂一些,而工作的時候也快樂一些,這就是我在這個團體裡的價值。

為了謀生、為了餬口,現代人必須要有工作。工作的定義很難講。我小的時候,未滿十三歲,那時候南通的鄉下流行彈棉花,彈棉花有其順序的,首先棉花要先去籽,抽出棉花絮,作成棉花條,最後才能用來紡紗織布。當時我的哥哥正在去棉花籽,他看到我在一旁玩耍,便說:「弟弟!你知道嗎?牛綁在樁上也會老,牛老了只能任人屠宰。可是如果一條牛幫忙犁田,幫忙拉木,農夫就會感恩這條牛,不吃牛肉、不殺牛,而要好好善待牠。」我聽了以後,就問哥哥:「我是一條牛嗎?」他說;「你不是牛,是一條懶牛!懶牛是沒有用的牛!」我說,那麼我可以做些什麼呢?他說你來幫我踩車子,車子多一人踩,我會輕鬆些,晚上吃飯你也會多吃一碗。我聽了很高興,就幫著哥哥一起踩車子。

從小我就習慣幫忙,自己有多少能力,就給人多少幫忙;進入團體之中,也不會人浮於事,而是盡全力為團體奉獻。

三,自己就是典範──與其指望別人,不如自己就來當典範

前幾天,有個法師對我說,山上的法師好像不是人人都很精進修行,這些人將來是修不成的!我說若是你這麼想,就由你來幫助他們修行吧!他說:「個人吃飯個人飽!我怎麼幫他們修行呢?」我說,如果你的修行很精進,處處為團體奉獻,天天都在修行、念佛、拜佛,就能夠影響人,幫助人。相反的,如果你成天在埋怨,怨這個人不修行,嘆那個人修不成,如此一來,你還能修行嗎?他說如果是這樣,我大概也修不成了,因為身旁的人都不精進。

這就是說,個人與團體是相互影響的。如果希望團體裡的成員都能努力工作、兢兢業業,埋怨沒有用,批評、挑剔、比較、計較也是沒有意思的。最好的辦法是以身作則,自己努力,自己來當眾人的典範。自己努力的時候,其他人就會漸漸受影響,也可能一起跟進了。

諸位知道,在一個團體裡面,如果希望上上下下都把你當成一個典範,必須自己就是典範;在一個團體之中,如果希望能有典範出現,與其指望別人,不如自己就來當典範。否則,什麼事也不做,光是等待別人來影響我們、帶領我們,那是不切實際的。
四,生活在希望中──人生成為一個個夢想實現的過程

昨天有個醫生替我看病,他問我對現在的台灣社會有沒有信心,還有沒有希望?我說,只要台灣社會之中,有一個人覺得台灣有希望,台灣就是有希望的!如果台灣社會之中,有百分之五十的人覺得台灣沒有希望,那麼台灣就是沒有希望的。其實,「台灣有沒有希望?」這個問題,不需要問別人,只要問自己;同樣的,自己的人生、工作有沒有希望,也不要問人,要問自己。把希望寄託於人,問別人有沒有希望,這是對自己沒信心。如果對自己有信心,就能產生希望,全家人也會跟著有希望。

我小的時候家窮,可是我的母親從不說一句失望的話,她總是告訴我們有信心,有希望!我問我的母親:「希望從哪裡來?」她說:「希望是自己給的。我有信心,有希望,然後我照著這個方向去做 ,希望就在哪裡;如果我放棄希望,不去努力,當然沒有希望。」

《天下》雜誌最近報導世界上一個最高、最窮,而人民最感幸福快樂的國家,諸位知道是哪個國家嗎?不丹。不丹這個國家很小、很窮,海拔很高,但是人民的快樂指數將近百分百。他們的物質享受不如台灣,與我們相差百分之五十以上,可是不丹的人民,不論老老少少都很快樂。問他們苦嗎?他們說不知苦為何物,因為他們每天都生活得很快樂、很幸福。這是什麼原因?因為他們生活在希望中,而非生活在欲望中。諸位聽懂嗎?生活在希望中,人生成為一個個夢想實現的過程,一件件事情達成的經過,或者是一個個心願圓滿的喜悅,所以常感幸福、快樂。但是如果生活在欲望中,因為欲無止境,人生會變得貪婪、不知足,反而多愁苦。欲望有物質的 欲望、精神的欲望、身心的欲望、男女的欲望、名位的欲望等等各種各樣,當這個欲望滿足了,尚有其他的欲望沒有滿足;當這個欲望追求到了,又害怕失去,所以經常是在痛苦之中。

生活在希望中,諸位自己要快樂,也要讓同仁和家人感到快樂。不要回家就對家人抱怨:「再這樣下去,公司還能維持多久不知道!」請問這是希望嗎?不是。一定要說:「華航自從新的董事長上任之後,自從新的政策開始之後,自從新的航線起飛之後,公司正在急起直追!儘管今天的台灣百業蕭條,華航卻是一枝獨秀,前程必定越來越好!」這就是希望了。有了希望,有了信心,就會照著目標去做,自然就有未來。如果內心一點也不抱希望,認為講希望只是大話,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想法才真是糟糕!本來有希望的事你不抱希望, 也把自己的一分努力給否定了,這是很可惜的事。因此,要有希望,要有未來,首先我們自己要有信心、要努力,在努力中抱持希望,自然就能有未來。

五,只要奉獻,就不怕失業──能夠隨時隨地準備著接受任何的工作

最近我聽到好多企業都在裁員,有人問我再這樣下去,未來台灣所有的人豈不都失業了?我說不會的,就算失去這個工作,只要願意接受另一個工作,就不是失業。比如「董事長」是一個職務,這個職務不做了,還可以做其他的事。就像我們的老董事長卸下「董事長」的職務以後,還可以當董事,做其他的事。只要接受另一份工作,也就不是失業。如果老是盯著現在這個職位不放,認為這個鐵飯碗不能丟、不能破、不能換,換了以後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如果有這種念頭,那是自討苦吃,自找麻煩。

比如說我這個和尚不做了,還有什麼事可以做嗎?和尚不是一個職業,它只是個身分,只要不偷不盜不搶、不傷害人,什麼工作我都可以做,就是掃街、洗廁所,我也可以做。而華航的諸位高階主管,乃是一個職位,是一種身分,具有一定名位的價值,所以諸位覺得除了這份工作,其他的工作不能接受,是這樣嗎?如果有這種心態,諸位一定不快樂!我說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說諸位的高階位子馬上就要動搖,而是希望大家在心理上,能夠隨時隨地準備著接受任何的工作。如果是這樣,也就不會有失業的危機了。

以上我的這些「老僧常談」,希望對諸位有點幫助,也請諸位指教。祝福!
創作者介紹

leesha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