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ฟังก์ชันโทรศัพท์มือถือ

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家黃春明說起不久前發生在他身上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從宜蘭搭火車回台北,瑞芳那站上來一群高中生,擠在廁所外說笑打鬧。我從廁所出來,車一轉彎,我撞到一個學生。『你怎麼搞的?』他很不高興。

「我說:『對不起,車子搖晃得很厲害。』他看看我,說:『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心裡好痛,回家說給太太聽,台灣的囝仔怎麼變這樣?我就算快死也不用你這樣講。」

剛退休的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今年初對菁英高中生演講時,談到印度窮人飢餓到必須跟猴子要食物的景況,台下學生大笑。李家同生氣了,斥責年輕學生:「我不是小丑,不是來愉悅大家;這國家總要有人告訴年輕人嚴肅的事,讓他們看見世界的真相。」

黃春明、李家同的心情,是許多人共同的憂慮:在優渥的生活中,在考試掛帥的競爭環境下,我們會不會養出了「沒有同理心」的下一代?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說,有個國小學生指著桌上的水果:「媽媽說那些個頭小的椪柑,不好吃,是給菲傭吃的。」洪蘭很吃驚,她當場剝了一個小柑橘和小學生一人一半,「你看,又甜又多汁啊。」

「為什麼不好吃的,是該菲傭吃的呢?」洪蘭感嘆,我們對弱勢者太不夠同理心了,身處優勢的人還視為理所當然,「大人教孩子對人有差別待遇,從小就學了看不起人」。

「我想印張名片,頭銜是:『晉惠帝培養專家』。我想,許多人都需要這張名片。」嘉義一位國小女 老師投書聯合報這樣感嘆:我們總是給孩子最好的,卻不在乎他有沒有悲天憫人的觀念。

沒鞋的小妹 「再買就好啦」

女老師上課時放影片給學生觀看,片中小兄妹買不起鞋子,母親要臨盆了,小女孩得到對面山頭去叫產婆,光腳的她咬牙跑過尖石路面。班上有個孩子感想是:「再買一雙就好了,幹嘛那麼辛苦?」老師看著學生,「他腳上穿的是NIKE,用的是名牌,暑假去美國度假一個月,會有這樣的感想一點都不為過,他是真的不懂啊。」女老師指出,大人在孩子面前嘲笑那些付出勞力掙錢的人:「你不好好讀書,將來就像這樣辛苦工作賺錢,沒有前途!」言語中對階級歧視沒有自覺。


無數晉惠帝 在你我身邊

「所以我們在培養無數的晉惠帝。也許很聰明,功課很好,但沒有同情心。」

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游森棚有類似的擔心。他曾在建中任教數理資優班,大部分孩子都體貼善良,但讓他擔心的是:那些M型社會右端、身處優渥的孩子,對另一端的苦難缺乏理解與同情。

有一年,土石流毀了部落小女孩的家,她原本每天走一小時山路去上學,但現在課本沒了,作業簿沒了,路也沒了。有一頓沒一頓富小孩不解 。

資優生「祖辰」在周記裡這樣評論:「誰叫他們住在那地方,他們可以搬家啊。」游森棚非常驚訝,建議學生要設身處地想一想,但祖辰回他:「我又不住山上。」

游森棚思考:祖辰家境富裕,一路順遂,「他這樣聰明幸運的小孩,一輩子都不須體會有一頓沒一頓的恐懼,也不可能體會拚命想卡住一個小小位置的辛苦」。

祖辰並不是個案。游森棚說,許多名校學生家庭的社經地位遠高於社會平均值,對他們來說,土石流女孩是另一個世界。

未來的菁英了解世界嗎?

游森棚憂慮,當這樣把優渥視為理所當然的孩子長大,站上社會的決策位置,他們的決策與思考也摒除了他們所不了解的真實世界。「將來,會是什麼樣子?」他們可能為社會不同際遇的人設想嗎?

「如果沒有同理心,教育是失敗的。」游森棚說

leesha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小學五年級的兒子晚餐時跟我聊:「把拔(爸爸)!我把你的秘密糗事都跟安親班老師說了耶!」哇!有啥糗事可以說呢?心中不禁好奇,卻又有點緊張,這小子該不會說了不該說的吧!我故作鎮定的問兒子:「把拔哪有什麼糗事呢?」
寶貝小子張大眼,一本正經的說:「有喔!很多啊!」他索性放下筷子,講個清楚!原來他將我無意間的閒聊往事全端出來了!高中時喝得爛醉竟還騎車回家;高中時的好友醉後路邊啃輪胎;甚至連改名字這檔子事的典故都全盤托出!看他一臉認真的模樣,我想起他安親班老師曾告訴我:「岳岳很崇拜你耶!常常聊天都會談到三個字:「我把拔!」
說真的很開心,更在內心嚴肅的看待自己,我能給孩子什麼好的身教?我能讓他感到驕傲嗎?我能讓他從我這裡學到什麼?我的事是否都能讓他開朗的暢談?哪有孩子不崇拜自己的父親或母親?當他們不懂事的時候,所有長輩的言行都成為小小心靈中的典範,甚至成長依循的圭臬!能不細心經營嗎?
曾有位朋友很海派,不太存錢也相信一個真理:各安天命!因此對於悉心照料孩子或為孩子改變一些生活習慣的觀念都嗤之以鼻!三年前他有孩子了!他不太出入PUB了!他不再邀兄弟回家暢飲了!他減少打麻將的次數了!他甚至戒煙了!妙的是他竟然請壽險顧問規畫人生風險了!
會改變的!孩子是老天爺派到凡間讓我們沉澱與反省的小天使,他們會讓我們發現自己是不足的、虛偽的、言行不一的、自以為是的,甚至是脆弱的!寶貝兒子是我這十年的歲月中最佳的導師!
那天在校門口聽到三位導護媽媽在聊天,聽到幾句重點:「唉!這些孩子都沒什麼禮貌耶!」,「連過馬路都不會說聲謝謝!」,「對啊!好像應該的,走路又慢吞吞像大爺!」。我自省,幸好我和孩子上學過馬路時會教他,要跟導護媽媽說早安,說謝謝!我自省,每當交學費給安親班時,我會告訴他,這不是老師在賺我們的錢,這是對老師的感謝!我自省,孩子有沒有錯誤的言行觀念,是來自我的劣質身教或言教?
當孩子以我為榮的時候,我不驕傲,我更該謙卑受教;尤其是來自孩子的質疑與指正,他不是沒禮貌,他只是用我們教育的觀點來重新檢視我們,他們很真!父母師長容易掉進自尊執著的陷阱,無法忍受少不更事、懵懂無知的孩子們的直言;因此慣於保護自尊權威,而同時作了另一個錯誤示範!
別忘了!謙卑的教育才能看到謙卑,誠實的言語才能聽到實話,仁慈的胸襟才能體會到善良!孩子是一面鏡子,不是一顆棋子;做給他看,別老叫他坐著聽!

leesha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馬總統被罵翻了!不但綠的罵、藍的也罵;長期支持馬英九的馬迷們,也紛紛跳出來表示對馬總統的失望與失去耐性。(引用文章報告馬總統,我們不愛你了!)
  許多綠色選民,開始在責怪挺馬的藍色選民,怎麼選了一個笨總統?他不但無能又軟腳,633的政見還提前承認跳票。綠營人士不但在百日聚眾上街抗議,網路上更是出現無數的新「打馬悍將」,把「九劉政府」罵的一無是處。更有綠色網民,要求把票投給馬英九的選民,好好地向反馬人士道歉。
  於是筆者忍不住在想:如果今年的總統大選,不是馬英九當選,而是謝長廷當選,今天的台灣會是怎樣的光景?
  首先,我想陳水扁應該依然會保有他偉大的「台灣之子」光環,受到南部深綠選民永遠的愛戴。他的歷史定位,將是個從外省黨手上,和平取回台灣人政權的民族英雄。
  其次,阿扁一家人洗淺的事,在幾個經他提拔成為國安、檢調、司法首長們的掩護下,永遠不會有人會知道;全家今天可能已經先後移民美國,或住紐約長島富人區,或住陽光加州豪宅,享受著今生用不盡的數億家產。偶爾心情好還會捐錢給民進黨,或幾個誓死挺扁的綠營立委,讓他們感激的五體投地;並可能會領導海外台獨份子,繼續推行「台灣入聯合國」,與國內「謝總統」裡應外合,以求實現長昌總部的競選承諾。
  司法檢調可能依然擁有毋庸置疑的貞操,繼續全力偵辦馬英九特別費;葉盛茂不但不需要退休,可能還會在總統府接受「謝總統」頒發的勳章;北京奧運會則因為不能滿足民進黨要求的「國與國關係」的平等對待,必然遭受台灣奧委會的抵制,當面呼了中共一個結實的耳光,大快台獨長老們的心!
  依照謝長廷的政見,三通直航還是會照做的,只是大陸人來台觀光旅遊,限制多多,包括晚點名、團進團出、不接受人民幣兌換等等,讓大陸人踟躕不前,視台灣觀光為畏途,成功地維持了謝長廷保證台灣不會被阿陸仔污染的承諾。
  如果謝長廷執政,相信中美台三方關係,將更加惡化,台灣的經濟,不會有什麼起色。這些當然都是要怪罪於國際大環境不好,大陸的打壓,台商錢進大陸、債留台灣,等等耳熟能詳的理由;當然,所有對執政黨政府的批評,綠營人士照例會說是藍營根本是在唱衰台灣、不愛台灣、對台灣沒有信心。
  外交上,應該會繼續延伸阿扁的金錢外交政策,不能說的秘密外交經費,得以上下其手;「鐽陣公司」一定已經成功達陣,負責承接所有的國防軍事設備器材採購,實現了民進黨「黨庫通國庫」的戰略計畫,成功地解決了民進黨黨費、競選經費不足的問題。
數千名公職人員,繼續由綠營人士擔任,民進黨這棵大樹,盤根錯節地伸入各級政府機構,吸取無盡的養分;金控財團、國營企業董事長,全由謝系子弟兵擔任,藉以吸受企業界源源不斷的選舉經費支助與捐獻;選舉結餘款當然由阿枝嫂統籌處理,為了避免國稅局查帳與財產申報,阿枝嫂一定不吝向扁嫂請益,人頭戶的選用,當然也得要大量採用親家們的戶頭,讓資金在國外不斷「流動」,免得留在國內被國稅局或國民黨立委查到。
  陳聰明當然會繼續重用,施茂林也必定是法務部不二人選。這些,阿扁一定都會有所交代,「謝總統」也必然能心神領會其中玄機。李前總統的幾十顆「未爆彈」,也會順利地交接,讓「謝總統」每到選舉的時候,適時地亮出來,讓這個老番癲知趣地從此閉嘴!
  要是謝長廷真的當選了,毫無疑問地,全台灣人民都會只見陽光、不見黑暗,依然過著「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快樂日子。遺憾的是,這些美夢,全都因為馬英九當選而全部幻滅!更糟糕的是,還讓全國人民看到了不該看的扁家洗錢醜事,也讓前朝民進黨官員的諸多不法情事曝了光,他們的貪污腐敗、斲喪司法,比起威權時代的國民黨,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此,馬總統的當選,不只戳破了阿扁長期編織的神話,還殘忍地讓全國人民知道知了:阿扁既不是神,連人都不是!這點,所有投票給馬英九的人士,該向長昌支持者、深綠群眾及臺灣人民,深深地一鞠躬,表示由衷的歉意!

leesha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10/9 聖嚴法師華航演講全文

「有希望!」「有希望!」步出會場的華航主管,一個個默契十足,他們互換微笑的眼神,說著同樣的話語:「有希望!有希望!」說時音聲朗朗希望是從信心產生的。」聖嚴師父說。而此時此刻,華航主管顯現的信心,來自聖嚴師父的一番「老僧常談」。 十月九日上午,師父來到敦化北路上的中華航空教育訓練中心,把「信心」與「希望」,送給現場一百三十多位的華航一、二級主管。根據華航人員表示,這次的專題演講,乃是華航有史以來各單位一、二級主管幾近全員到齊的一次。往常各主管由於公務,由於會議,由於既定行程,顯少能夠全員到會,這次的高出席率,實屬難得。


更難得的是,華航與法鼓山的因緣。2001年3月3日,師父首度為華航領導階層舉行演講,題為「四安」;這次,師父再次赴會華航,把演講定位成「一個老和尚經常講的話」,曰「老僧常談」。師父娓娓談起的「老僧常談」,涵括了現代人的安全保障、不只是餬口的謀生之道、團體與個人之間典範的建立、信心與希望掌握在自己手上,最後則談到:只要奉獻,就不怕失業。

在全球航空業者面臨空前危機的風雨飄搖時刻裡,華航魏幸雄董事長代表華航全體員工感謝師父再次蒞臨演講,「師父總在華航最需要的時刻,為我們勉勵,給我們信心。感謝師父!」

生活在希望中 ◎ 法鼓山創辦人 聖嚴法師 2008/10/9 講於中華航空教育訓練中心

魏董事長、李前董事長、高鐵林副總經理、諸位華航的高階主管,誠如剛才魏董事長所介紹的,我與諸位並不陌生,過去曾有幾次見面的機會,但是今天我要講的話仍是「老僧常談」,希望能對諸位有些參考價值。

一, 安全的保障──每個人都給自己一個規範的條文

在今天這個經濟蕭條,整個社會價值觀混淆的時局之下,大家都在追求什麼?許多的人都在追求安全的保障,有生活的保障,也有生命的保障。可是,現在的社會能提供我們這些保障嗎?大概不能。

我這幾年害了病,常常必須上醫院,我問我的醫療群醫師:「用現在的治療方式,可以把我的病治好嗎?」醫師告訴我;「我是替你治病,但是病能否治好,我不敢保證。」在一個多月前,我也問了我的主治醫生,我說:「我的病能治得好呢?」他說:「師父!你這個病假使是在二十年前發生,恐怕早已一命嗚呼!所幸是現在這個時代,有新的醫療技術,所以你已多活了三年!」這意思是什麼?醫生醫病,卻不保證把病醫好,而把問題交給我自己。而我會因此覺得失望嗎?我不失望,因為我一向抱持一個想法:「生病的時候,把病交給醫生,把命交給佛菩薩。」我的命還能不能活?還能不能救?這是我的命;除非有這個命,否則縱使有再多的醫生、有再好的醫療設備,也不一定有用。這是我在醫院得到的回應。其實,這些醫生都很有慈悲心,也很有愛心,他們願意對病人吐露真言,非常難得,其他的醫生不一定肯講。


在今天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也常常有人問我:「法師!我們這個世界還有救嗎?」我說:「這個世界有沒有救、有沒有未來,不要問別人,要問自己:問自己對這個世界有沒有信心?」同樣的,我們的安全有沒有保障,也由我們自己決定。如何才能有安全的保障?首先必須保護自己,要有所為有所不為,不該做不能做的事絕對不做!能夠如此,就能獲得基本的安全保障。反之,如果不該做、不能做的事而你去做了,卻還要求獲得保障,這就不可能了。

當然,不該拿的錢,也不能拿。剛才魏董事長要送我一個大紅包,我說我不能收。我說華航是服務業,而我是出家法師,同樣也做的服務業,我做的服務業是只造善業,不造惡業。因此,華航要送我紅包,我能收嗎?我不能收。收了以後,雖然我們的信徒不至於去告我的狀,但是會有人說;「這個聖嚴法師到華航演講一趟,收了一個大紅包耶!」如此一來,我很可能落得聲名狼籍,讓人以為我到處演講,到處收紅包了。

我從不收紅包的,我到哪個地方演講,或者參加座談會,一定不收紅包;假如主辦單位一定要給我,我會捐出來。我不能收紅包,因為我是做的服務業,尤其以一個出家人來講,出家人不能有錢,不能收錢,不能賺錢,這是我自己的「天條」,絕對不能犯。

我要請問諸位,在你們的人生之中,是否也為自己立下「天條」?所謂「天條」,就是我這一生之中奉行的準則,是我絕不能犯的錯,如果犯了「天條」,那麼我的人格、道德和行為就有問題了。假如諸位現在還沒有屬於自己的「天條」,還來得及!現在就給自己一個規範。這個規範,不是法律條文,而是自己的生活準則,是我們對自己、對家庭、對健康的一種承諾,永遠不會改變,永遠不打折扣。

比如說,過去我曾在高雄美濃鎮的朝元寺閉關,在那個地方多是女眾,沒有男眾。因此,我在閉關之前就為自己立下三條「鐵律」:一,不碰女眾;二,不碰廟裡的信徒;三,不碰廟裡金錢的事。這三條鐵律,實際上是我的保護傘,如果犯了其中一條,也就無法安住。我把這三條鐵律貼在我的房門上,一直到我離開時才撕下。這是我自己給的規範,有了這些規範的保護,我在那邊住了六年都很平安,平平安安地進去,平平安安地出來。

現在我要呼籲諸位華航的主管菩薩們,你們每個人都給自己一個規範的條文,這個條文與政府的法律無關,卻也有關係;與你的工作無關,卻也相關。只要我們把自己約束好,就是對自己的保護,對自己的工作、生活、家庭,也是保障,自己的價值觀也就建立起來了。

二, 謀生之道──盡全力為團體奉獻

其次,我想跟諸位談談:「人是為了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上?」有的人說是為了餬口,為了找一口飯吃,叫做謀生,這很正常。但是,謀生要取之有道,取之有方。大家同樣在找一口飯吃,有的人為了這一口飯,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辛勞,而我們自己付出多少?



我是這樣的想法,我每到一個團體或者任何地方,首先想到的是:「我能對這個環境做些什麼?我能奉獻什麼?」如果不能對這個團體、對這個生活環境的人有所幫助,那麼我不應該留下。如果我留下,就是佔人便宜,佔別人的光,乃是一個多餘的人;如果我只是來謀生,找一口飯吃,那麼這口飯不應該我吃,應該讓給其他的人。

諸位是否聽過「廣度眾生」、「慈航普渡」這兩句話?做為一個出家人,如果我在這個團體不能夠有益於人、有利於人,至少我要做到讓人在這裡吃飯吃得比較快樂一些,而工作的時候也快樂一些,這就是我在這個團體裡的價值。

為了謀生、為了餬口,現代人必須要有工作。工作的定義很難講。我小的時候,未滿十三歲,那時候南通的鄉下流行彈棉花,彈棉花有其順序的,首先棉花要先去籽,抽出棉花絮,作成棉花條,最後才能用來紡紗織布。當時我的哥哥正在去棉花籽,他看到我在一旁玩耍,便說:「弟弟!你知道嗎?牛綁在樁上也會老,牛老了只能任人屠宰。可是如果一條牛幫忙犁田,幫忙拉木,農夫就會感恩這條牛,不吃牛肉、不殺牛,而要好好善待牠。」我聽了以後,就問哥哥:「我是一條牛嗎?」他說;「你不是牛,是一條懶牛!懶牛是沒有用的牛!」我說,那麼我可以做些什麼呢?他說你來幫我踩車子,車子多一人踩,我會輕鬆些,晚上吃飯你也會多吃一碗。我聽了很高興,就幫著哥哥一起踩車子。

從小我就習慣幫忙,自己有多少能力,就給人多少幫忙;進入團體之中,也不會人浮於事,而是盡全力為團體奉獻。

三,自己就是典範──與其指望別人,不如自己就來當典範

前幾天,有個法師對我說,山上的法師好像不是人人都很精進修行,這些人將來是修不成的!我說若是你這麼想,就由你來幫助他們修行吧!他說:「個人吃飯個人飽!我怎麼幫他們修行呢?」我說,如果你的修行很精進,處處為團體奉獻,天天都在修行、念佛、拜佛,就能夠影響人,幫助人。相反的,如果你成天在埋怨,怨這個人不修行,嘆那個人修不成,如此一來,你還能修行嗎?他說如果是這樣,我大概也修不成了,因為身旁的人都不精進。

這就是說,個人與團體是相互影響的。如果希望團體裡的成員都能努力工作、兢兢業業,埋怨沒有用,批評、挑剔、比較、計較也是沒有意思的。最好的辦法是以身作則,自己努力,自己來當眾人的典範。自己努力的時候,其他人就會漸漸受影響,也可能一起跟進了。

諸位知道,在一個團體裡面,如果希望上上下下都把你當成一個典範,必須自己就是典範;在一個團體之中,如果希望能有典範出現,與其指望別人,不如自己就來當典範。否則,什麼事也不做,光是等待別人來影響我們、帶領我們,那是不切實際的。
四,生活在希望中──人生成為一個個夢想實現的過程

昨天有個醫生替我看病,他問我對現在的台灣社會有沒有信心,還有沒有希望?我說,只要台灣社會之中,有一個人覺得台灣有希望,台灣就是有希望的!如果台灣社會之中,有百分之五十的人覺得台灣沒有希望,那麼台灣就是沒有希望的。其實,「台灣有沒有希望?」這個問題,不需要問別人,只要問自己;同樣的,自己的人生、工作有沒有希望,也不要問人,要問自己。把希望寄託於人,問別人有沒有希望,這是對自己沒信心。如果對自己有信心,就能產生希望,全家人也會跟著有希望。

我小的時候家窮,可是我的母親從不說一句失望的話,她總是告訴我們有信心,有希望!我問我的母親:「希望從哪裡來?」她說:「希望是自己給的。我有信心,有希望,然後我照著這個方向去做 ,希望就在哪裡;如果我放棄希望,不去努力,當然沒有希望。」

《天下》雜誌最近報導世界上一個最高、最窮,而人民最感幸福快樂的國家,諸位知道是哪個國家嗎?不丹。不丹這個國家很小、很窮,海拔很高,但是人民的快樂指數將近百分百。他們的物質享受不如台灣,與我們相差百分之五十以上,可是不丹的人民,不論老老少少都很快樂。問他們苦嗎?他們說不知苦為何物,因為他們每天都生活得很快樂、很幸福。這是什麼原因?因為他們生活在希望中,而非生活在欲望中。諸位聽懂嗎?生活在希望中,人生成為一個個夢想實現的過程,一件件事情達成的經過,或者是一個個心願圓滿的喜悅,所以常感幸福、快樂。但是如果生活在欲望中,因為欲無止境,人生會變得貪婪、不知足,反而多愁苦。欲望有物質的 欲望、精神的欲望、身心的欲望、男女的欲望、名位的欲望等等各種各樣,當這個欲望滿足了,尚有其他的欲望沒有滿足;當這個欲望追求到了,又害怕失去,所以經常是在痛苦之中。

生活在希望中,諸位自己要快樂,也要讓同仁和家人感到快樂。不要回家就對家人抱怨:「再這樣下去,公司還能維持多久不知道!」請問這是希望嗎?不是。一定要說:「華航自從新的董事長上任之後,自從新的政策開始之後,自從新的航線起飛之後,公司正在急起直追!儘管今天的台灣百業蕭條,華航卻是一枝獨秀,前程必定越來越好!」這就是希望了。有了希望,有了信心,就會照著目標去做,自然就有未來。如果內心一點也不抱希望,認為講希望只是大話,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想法才真是糟糕!本來有希望的事你不抱希望, 也把自己的一分努力給否定了,這是很可惜的事。因此,要有希望,要有未來,首先我們自己要有信心、要努力,在努力中抱持希望,自然就能有未來。

五,只要奉獻,就不怕失業──能夠隨時隨地準備著接受任何的工作

最近我聽到好多企業都在裁員,有人問我再這樣下去,未來台灣所有的人豈不都失業了?我說不會的,就算失去這個工作,只要願意接受另一個工作,就不是失業。比如「董事長」是一個職務,這個職務不做了,還可以做其他的事。就像我們的老董事長卸下「董事長」的職務以後,還可以當董事,做其他的事。只要接受另一份工作,也就不是失業。如果老是盯著現在這個職位不放,認為這個鐵飯碗不能丟、不能破、不能換,換了以後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如果有這種念頭,那是自討苦吃,自找麻煩。

比如說我這個和尚不做了,還有什麼事可以做嗎?和尚不是一個職業,它只是個身分,只要不偷不盜不搶、不傷害人,什麼工作我都可以做,就是掃街、洗廁所,我也可以做。而華航的諸位高階主管,乃是一個職位,是一種身分,具有一定名位的價值,所以諸位覺得除了這份工作,其他的工作不能接受,是這樣嗎?如果有這種心態,諸位一定不快樂!我說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說諸位的高階位子馬上就要動搖,而是希望大家在心理上,能夠隨時隨地準備著接受任何的工作。如果是這樣,也就不會有失業的危機了。

以上我的這些「老僧常談」,希望對諸位有點幫助,也請諸位指教。祝福!

leeshaow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